主页 > M嗨生活 >心安理得的七十分 >

心安理得的七十分

2020-07-09 10:00

1.

最近我重新认识了一些人。

不是什幺真心换绝情,被背叛然后认清真面目的那种狗血情节,事实上正好相反。

我和小伍做了十年的朋友,喝了他无数的酒,他给我的印象一直是流连夜店,身旁美女云集,生活舒适惬意的少爷,起码他在社交平台上看起来如此。

查觉到他的不对,是这阵子注意到他点讚的时间,从凌晨三四点到早上七八点,感觉他都没有睡。

于是我问他,你人在国外吗?他回答不是。

「那你怎幺不睡觉?」我问。

小伍犹豫了一下,苦笑告诉我,他已经失眠十几年了,每天不吃安眠药睡不着,运动冥想看书都没有用,唯一能自然入睡的夜晚,就是喝得酩酊大醉的时候。

「你?你为什幺睡不着?」我百思不得其解,「你这个游手好闲的二世祖有什幺烦恼?」

我差点没被他一拳打死。

接下来的一小时,他和我解释自己的兴趣,父母的期待,工作的压力,家族的斗争。在这六十分钟里,我了解他比过去十年还多,而我从来不知道他的生活充满这幺多无力与冲突。

「哇,你...好惨啊!」这是我的结论,「可是完全看不出来,我一直以为你没心没肺,是个天生乐天派。」

他斜昵了我一眼,「知道妳年纪一大把了还如此天真无邪,真令吾欣慰。」

我看着小伍疲惫闷厌的神情,忍不住想让他开心一点:「换个话题吧!上次你觉得开心满足,是何时,在哪里,和谁做什幺?」

小伍想了想,给我的答案出乎意料,不是哪一次全场开香槟狂欢,也不是哪一年几十个朋友替他庆生。

「有次我妈打电话给我,说她听到我爸和朋友说,其实我这个儿子还不错,」他笑了笑,「那是一个冬天的晚上,外面又湿又冷,我一个人在家吃外卖,电视上正在播喜欢的影集。」

「我清楚记得睡着前对自己说,今天真美好。」

这快乐如此卑微,好像卖火柴小女孩的心愿。

2.

露西每天打电话给我已经连续两周了,每天她都约我吃饭,儘管她知道我不怎幺吃晚餐,还是死活把我拖出来。她最近工作不顺,但出来的时候并不抱怨;我们对坐着,她有一口没一口的喝饮料,我把菜单翻来覆去,试图研究哪一道料理卡路里最低。

终于有一天晚上我和她说:「小姐,妳打算包养我还是干嘛?我们再这样见面下去是不行的。」

「包养妳很难吗?」露西瞪着我,「妳吃得那幺少,何况包养要陪睡的,妳愿意下海我还不愿意成全呢,我有男朋友了谢谢。」

「那妳每天还约我出来?」我忿忿不平,「不娶何撩,天理不容妳知不知道?」

「我最近心情不好,不想独处啊!」她比我更大声,「大不了晚上带妳回家睡就好了,废话那幺多。」

「这不是妳那男朋友的工作吗?」

露西低眉垂眼,「他喜欢独立的女生,我不想他嫌我烦。」

我不可置信,脑中浮现这些年来她的状态,永远都是精神百倍的样子,是那种明明节目丰富朋友成群,可你知道她能独自旅行吃饭搬家看电影的人。

「妳本来就很独立啊!」我狐疑。

「不然还能怎幺办?」她耸耸肩,「黏人的女生不讨喜,自立自强都是逼出来的。」

我一阵心疼,拍拍她的肩:「可怜,今晚我睡妳好了,妳胸比我大,我不吃亏。」

3.

现在正能量真的太多了。

我们被各种不成文的规定洗脑,学习所有可为与不可取,像是成年人要不动声色,情绪得自己消化,不出众就出局,受委屈先自我检讨,一定是功力不够段数太低。这个社会越来越不能容忍软弱,撒娇和撒泼都得先想一想。多少次发状态,你将打好了的苍凉内容又一个个字删除,最后写的是不着边际的哈哈哈哈哈。

什幺时候开始,我们不再说真心话,硬撑着也要看起来过得虎虎生风?

大概是知道抱怨也没用的时候。

想一想,其实好寂寞。

我知道强大是好事,可我也明白,除了孩子,没有人的生活是完全无忧无虑的,所以每次看到那些为自己也为别人加油打气的文字,我总有些犹豫。

坚强独立都是一种生存技能,但我希望你不需时时将它们派上用场。

毕竟人生如果一丁点示弱的机会都没有,那未免太没意思了。

我们都只是人,会徬徨焦虑,会患得患失,低落的时候自认空白渺小,得意的时候觉得傲视群雄,正能量不是不好,但永远都保持在那种状况是反人性的。

谁都难免有想幼稚计较的时刻,没关係,那就停止惯性讨好;只要不是常态,只要不苛求全世界买单。

与其无坚不摧,我更希望你有弱点,这样才能与别人互相需要,不会最后强大得不期待任何谁。

我不要你外表光鲜亮丽,十全十美地苦撑,我宁愿你是内外都平衡,心安理得的七十分。


当前阅读:心安理得的七十分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热点资讯

时尚图库

猜你喜欢

历史资讯: